废轮胎做成毒跑道?看看日本韩国怎么管

  近一两年时间里,全国多地学校出现“异味跑道、异味操场”。近日,北京第二实验小学白云路分校的“毒跑道”报道成为关注焦点。央视记者深入调查发现,“毒跑道”由“废轮胎、废电缆”工业废料做成,由北京周边的河北保定、沧州等地私人作坊生产,距北京不到200公里。

  镜头中的塑胶跑道作坊,就是一个气味刺鼻的大垃圾场。废轮胎、废电缆……乱七八糟的什么颗粒都有。当不少专家还在那里讨论什么行业标准、法律规范的时候,这些黑乎乎、形迹可疑的东西经由胶水简单粘合,早已铺到了中小学操场的跑道下面,接受孩子们的身体测试。

  当然,目前尚无证据表明,北京等地那些引发关注的“毒跑道”就来自这些黑作坊,但既然这些作坊生意如此红火,其“产品”进入市场当无疑问。这些黑作坊为何能够长期脱离监管而存在?无论是从生产过程,还是从产品后续效果看,这样的黑作坊存在都说明了监管的严重缺失。

  在央视报道中,这个塑胶原料市场以一种粗放、无序的方式“边缘求生”。从来历不明的原料,到成分可疑的产品,再到封闭运行的铺装,整个产业链条完全游离于有效监管之外。在这种情况下讨论环保、安全,显然是奢侈的。

  此前,新华社的报道曾指出,我国有毒有害化学品环境管理立法存在若干空白。且不说适用于室外的现行《环境空气质量标准》还是《室内空气质量标准》,对塑胶跑道的某些疑似毒性成分都没有规定。具体到行业、产业,则更是从生产、施工,再到监管,几乎每个环节都有出问题的可能。

  央视的揭秘报道不仅坐实了生产、施工、监管环节的问题,也再一次以事实表明,除了标准模糊、法律缺失等宏观层面的问题之外,起码的监管缺失也是导致问题愈演愈烈的症结所在。既然作坊老板都认为有毒,不愿意去铺装现场,为什么那么多监管部门反而看不到问题?

  特别是,这些黑作坊也不是一天两天冒出来的,而是运行有年了。若不是央视记者暗访,恐怕还将继续这样搞下去。而这,才是真正让人担忧的。

  实际上,类似的监管麻木由来已久,并非只此一例。据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早在2003年底,就已经有专家提出TDI聚氨酯跑道的危害。当时虽然引起了一定重视,但在实践中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到2015年,全国至少15个城市集中爆发“毒跑道”风波,在当地部门“整改”之后,今年,“毒跑道”再度发生。

  说到底,“毒跑道”问题之所以多年得不到解决,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地方政府、教育主管部门等是不是切实履行了监管责任。比如,是不是遵循孩子利益至上?是不是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严格市场监管?是不是以结实耐用、安全便利为第一原则?

  当风险已被个案证实,甚至成为一种公共危机,亟待矫正的时候,“重视”不能只是停留在口头上,而是应该体现为严格的制度体系。既要防范各类问题的发生,更要有矫正的便捷路径。前不久,人民日报海外记者报道了国外对此类问题的处置,值得借鉴。日本对于包括生产跑道材料等可能含有危害性化学成分的生产商有严苛的资质认定,教育主管部门也有非常细致的指导意见。韩国从今年3月至6月末对所有学校的操场进行有毒有害物质检测,并计划撤除所有问题跑道。英美等国对于校园跑道亦有严格的规范。

  “毒跑道”事件不是小问题。据新华社报道,目前国内未经审批的聚氨酯厂商仅去年就新增了近3000家。不知道,这里面是否包括那些黑作坊?校园跑道事关下一代的身体健康,绝对不能掉以轻心、流于疏漏。

  题图来源:东方IC? 题图编辑:项建英

  本栏目投稿邮箱:shobserverrp@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