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贝多芬的音乐响起来,台北人都会大包小包,

  

  那年去观赏台北灯展。在“生态台北”互动区有一道题目:“请问都市起居生活的最佳境界是什么?”台北人选择的答案是,垃圾不落地。

  我很好奇:“垃圾不落地,这有可能吗?”互动区的高小姐来自台北市环保局,她告诉我,其实道理很简单,对台北市民来说,几乎没有什么东西可算作真正的“垃圾”。既然“垃圾”极少,那自然也就能“垃圾不落地”了。

  如今在台北,贝多芬的《致爱丽丝》早已家喻户晓。每晚只要街头一奏响此曲,就意味着再过几分钟,垃圾回收车就要“大驾光临”。由此家家户户“倾家出动”,提着早已准备好的大包小桶,迅速赶往停车回收点。

  为减少生活垃圾的产出,台北有关部门做出规定,垃圾回收分为普通垃圾、可回收垃圾以及厨余垃圾三大类。普通垃圾要收费回收,后两种垃圾则免费。按照规定,厨余垃圾又能再分为熟厨余(家庭剩菜剩饭)和生厨余(未经烹调的菜根、菜叶等)两类。回收时分别放入垃圾收集车后方或侧面加挂的红、蓝塑料桶中。在丢弃前要沥除水分,废泔水油则需密封在铁桶中。

  如果居民不对垃圾进行分类,在被环卫人员拒收的同时,还会依据《废弃物清理法》第50条规定,将被处罚1200元到6000元新台币(1元人民币约可兑换4.6元新台币)。如果错过了垃圾回收的时间,市民就要将易腐烂垃圾存放在冰箱内,等待下一次的收运。

  台北对普通垃圾征收垃圾费,采取的是“随袋征收”的办法,就是市民通过购买市政府一种特制的、带防伪商标的垃圾袋,来偿付垃圾费。

  “随袋征收”按照垃圾袋容量计费。专用垃圾袋为环保PE材质,分超小型到超特大型7种规格。超小型的垃圾袋容量是3升、售价1.2元新台币,超特大型的垃圾袋容量是120升,售价48元新台币。环卫部门的垃圾收集车只收取市环保局指定的专用垃圾袋,市民不可用其他垃圾袋代替,如果违反将被罚款3000元新台币。

  近几年,专用垃圾袋又有了新的版本。台北市政府曾经严格规定,大卖场使用后的购物袋不能当垃圾袋使用。如今,为了贴近民众生活需求,市政府与各大卖场联手,共同制作具有购物及存储垃圾双重功能的环保两用袋。仅这一举措,每年就能取代消费型购物袋3600万个,既减少垃圾产生,又降低了市民负担。

  通过垃圾费“随袋征收”,促使市民对垃圾进行分类、回收,达到垃圾减量的目的。如此的“资源全回收”,让台北市垃圾产量大大减少:台北市家庭垃圾量从2000年的日平均2970吨,9年后锐减到日均1009吨。与此相对应,资源回收率则从最初的2.4%起步,如今已逐步提高到70%以上。去年年底的数据是,近270万人口的台北每天人均垃圾产出量仅0.276公斤,整座城市日均家庭垃圾量仅700吨左右,是全台湾垃圾减量做得最彻底、最规范的城市。

  围绕着“垃圾不落地”,台北演绎着不少感人的故事。高小姐告诉我一个邻居家小男孩的故事。那天乐曲《致爱丽丝》一响,老爸手捧旧彩电,男孩提着装有几个玻璃瓶的塑料袋,一前一后向停车点走去。谁料雨后路滑,孩子重重摔了一跤,袋内玻璃瓶被砸得粉碎。孩子顾不得全身疼痛,从口袋里掏出几张餐巾纸,双手捧起地上的玻璃屑,小心翼翼放在纸上,一一捏紧后再放入塑料袋,郑重其事地送到回收车上。直到这时,粗心的老爸才发现儿子手指在滴血,赶紧背起孩子往家跑。

  高小姐告诉我,生活垃圾分类回收,需要循序渐进渐进,也需要市民积极参与配合,最重要的是观念上的提升,垃圾分类要从“要我做”变为“我要做”。我想,台北市的经验也值得上海学习借鉴。

  (作者系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通过“出口转内销”的方式,蔡英文日前宣布将谋求连任台湾地区领导人。至此,民进党与中国国民党都有了本党初步候选人,也就是说2020年岛内选举正式开打。

  为什么还是她?

  蔡英文在接受美国有线CNN记者专访时说,任何现任(领导人)都想做更多的事,也想进一步实现政策目标,希望未来4年能继续带领台湾完成使命。CNN记者进一步向她求证:“所以你要寻求2020年连任?”蔡英文点头明确表示:“是的。”她还说,挑战永远不会少,不过有信心赢,都已经准备好了。

  自去年11月底岛内“九合一”选举民进党惨败、蔡英文辞去党主席后,她是否会竞选连任一直为外界所关注。之前多位党内大佬喊话蔡英文“当一任就好”,呼吁党内“另一个太阳”赖清德出来参选。然而,从亲英人士桌荣泰接任党主席、赖清德辞去行政机构负责人后再无声音来看,民进党内部继续支持蔡英文参选已成主流。

  最重要的原因,恐怕是民进党内至少没人想在2020年挑战蔡英文。如今岛内形势总体对民进党不利,“反对民进党”成了最大党,明年选举注定不会像2016年那样的顺风顺水。作为现任地区领导人,蔡英文有“义务”要继续参选。这一幕倒是有点像4年前的国民党,那时朱立伦、王金平、吴敦义等党内大佬都纷纷拒绝参选,最后由“弱女子”洪秀柱挺身而出。

  对蔡英文而言,连任的最大劣势当然是执政品质较差,岛内民众去年底已经用选票证明了这点。最近民调也显示,蔡英文的民调支持率低于其他几位候选人,她本人回应则是“数字是会变的”。这句话也不能算全错,岛内民意一向如流水。与此同时,蔡英文最大的优势是掌握当局行政机器,可以随着选情变化而调整政策,甚至在某些时候通过立法机构来改变游戏规则。

  纵观过去几任台湾地区领导人,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都寻求连任,这给了蔡英文压力,但这三人都连任成功,这又给了蔡英文动力。当然,如果蔡英文打破惯例连任失败,那将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

  她的对手有哪些?

  蔡英文能否成功连任,这既要看她本人接下来的表现,也要看她对手的情况。

  与2016年选举国民党大佬们纷纷避战不同,这次他们踊跃参战。2018年12月26日,也就是朱立伦正式卸任新北市长第一天,他就成立竞选工作室,投入2020年选战。之后,前立法机构负责人王金平透露出竞选之意,从目前迹象来看,也就差最后正式宣布了。

  至于此前一直态度模糊的党主席吴敦义,抛出了“保留不选的可能”,也就是像当年党主席吴伯雄积极支持马英九参选一样,以“造王者(king maker)”的姿态操盘党内初选,让最合适人选与蔡英文同台竞争。但与此同时,吴敦义表态,“不完全排除”征召高雄市长韩国瑜参选。按照他之前“谁能选上就选谁”的论调,高人气的韩国瑜依然是可选之人。虽然韩国瑜频频以“心思不在这上面”为由婉拒,但民意瞬息万变,就像他当年空降高雄竞选市长之时,有多少人相信他能选上呢?

  此外,马英九时期的行政机构负责人、无党籍人士张善政也已经宣布参选。他称要推动岛内数码公投,在行政机构内部成立“数码创新署”,解决金融服务与区块链问题。不过,张善政参选更多是在“打酱油”。国民党已经表示,除非他入党,否则不会支持一位党外人士参选。

  从朱立伦、王金平到蔡英文,以及最新加入战局的张善政,已有4组人马正式投入明年选举,这还不包括有意参选或未表态的人,其中又以台北市长柯文哲的呼声最高。他本人已经表示,最迟会在6月决定是否参选地区领导人。如果柯文哲也参选,这将是台湾岛内选举首次由蓝绿对决升级为蓝绿白三强争霸,也给蔡英文连任之路增添新的变数。

  美国的态度是什么?

  蔡英文能否连任还有一个重要因素,美国的态度。

  2011年,当时打算在次年挑战马英九的蔡英文赴美访问。就在她结束华盛顿之行后,《金融时报》引述一位奥巴马政府官员说,蔡英文让美方怀疑她“并无意愿与能力继续维持过去几年两岸享有的稳定关系”,这一消息对蔡英文当时的选情造成了伤害。

  2015年,蔡英文再度访美时情况已大不相同。当时,蔡英文强调两岸要“维持现状”,让美国放心不少。蔡英文顺利通过了美国的“口试”,也让她在2016年的选举中加分不少。

  近期,出于遏制中国大陆发展的目的,美方部分政客大打“台湾牌”,特别是某些“亲台”议员甚至提出邀请蔡英文到美国国会演讲。

  在美方部分人士的默许下,民进党当局的频频对大陆示强。对于年初大陆方面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郑重倡议,蔡英文当局表示始终未接受“九二共识”,也绝不接受“一国两制”。

  之后,台湾当局采取一系列限制两岸交流的措施。比如对岛内县市长向大陆推销农渔产品划出红线,表示两岸关系权在“中央”;打算修改《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延长对特定人士的“登陆”管制期,限制马英九、吴敦义等人访问大陆;对于蓝营倡议签署《两岸和平协议》,设置较高通过门槛。

  这些措施会提升两岸关系的紧张程度。但对美国来说,两岸关系持续高烈度、甚至擦枪走火并不符合其国家利益。因此,最爱打“台湾牌”的特朗普才会一面间歇性地对台湾示好,另一方面又问白宫幕僚:“美国为何要保护台湾?我们能得到什么?”

  在台湾媒体看来,从短期来看,美国或许依然会把2020年的砝码押在蔡英文身上,但仍有三个变数,首先,民进党的实质作为,它的两岸政策会不会超出美国划定的范围。第二,中美动态关系。如果走向平稳,华盛顿需要北京的支持,对蔡英文的支持可能会弱化。第三,国民党最后派谁来挑战蔡英文。如果国民党参选人气势直逼民进党,美国会倾向中立。对于美国而言,更倾向支持一位可预期、不会成为两岸麻烦制造者的政客成为台湾地区领导人。